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意甲联赛直播(万博app) > 省内新闻
三江源国家公园调研行:一顶帐篷,一面旗
来源:http://www.qhys.gov.cn    时间:2019年04月25日    

  文校把轿车卖了。

  那辆车是2017年买的。当时,文校琢磨着,能开着它去西宁转转。谁曾想,买了两年多,去县城的机会都很少。一个月有二十来天都在巡山,轿车根本派不上用场。巡山时,除了坐别人的车,有好几回,文校都借亲戚家的越野车出去。一来二去,干脆打定主意,卖了轿车,买了辆猎豹。

  “嘿,没那享福的命。”文校调侃道。其实,自打2000年当了护林员,他这“命”还真变了个样。

  

  今年46岁的文校家住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约改镇岗当村。跟村里不少人一样,靠着牛羊,原本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。2000年,村上要选出8个人当护林员,文校是其中之一。大家的理由很充分:小伙子精干,能办事儿。

  “说实话,当时天天忙着放牧,压根儿没想当这护林员。可既然接受了命令,那就得把这事儿干好。”

  岗当村不大。文校和其他几个护林员都熟悉,为了方便巡护,几个人一商量,组建了一支马队。这样一来,8万公顷的草场巡护起来就方便多了。

  “那会儿没经验,外出巡护就是四处看看,没有做记录的意识。一个月最起码巡护15次,都是分头行动,每个人能走多少算多少。”

  护林员的工作枯燥而又繁琐,跋山涉水十分辛苦,但文校最怕的还是其他牧民的误解。

  “就拿砍树来说,我们牧民家,木头的用处多得很。搭帐篷、搭牛圈……以前,别说其他人了,我自己也上山砍树。可当了这护林员,就得保护森林。有些人不理解,巡山时路过他们家,别说请我进去喝口水,不骂我就算不错了。”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文校心里总不是滋味,他总觉得自己没错,可守护的意义是什么,他自己也有些说不明白。

  直到2008年。有一天,同伴反映在山上看到了捕捉动物的钢丝扣。感觉情况不妙的文校和兄弟几个在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埋伏下来,没日没夜蹲了5天后,终于堵到了3名盗猎分子,还搜到了他们抓捕的20多只鸟类。

  把坏人绳之以法后,文校心里似乎亮堂一些了,“原来这片土地,真的需要人去守护。”

  

  时间就在一天天的巡护中流逝。队员们的家庭条件有所改善后,马队渐渐变成了摩托车队。虽然比以前更加方便,但河边的巡护依旧困难重重。

  2010年4月中旬一次日常巡护中,文校和队员们在河边碰到了14名乘着简易筏子渡江而来的盗猎分子。看到文校这边有6个人,对方连忙撤退,想要从水路逃跑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文校拿出随身携带的藏刀,一刀捅破了筏子,眼看逃走无望的盗猎分子这才束手就擒。

  “在山上巡护我们有马、有车。可这水边,一直是个大难题。以前我就想买艘汽艇,这件事情发生后,我便下定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。”就这样,文校拿出3万元多元的积蓄,又从家人、亲戚处周转了3万元,从江苏买回了一艘汽艇。

  一传十、十传百。文校买了艘汽艇来回巡护的消息很快就在草原上传遍了,很多人都想到江边瞅个热闹,正是从那时起,队员们再也没有在江边发现盗猎分子。

  有人夸他好,也有人笑他傻,6万多元的东西,说买就买了?听到这话,文校笑着摇摇头。

  “我们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选择做这件事,那就要做好。我们的职责就是不顾一切地保护好这片土地上的山山水水、动物和森林。”

  文校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“每年的3到5月,是鹿干角脱落的季节,也是鹿最虚弱的季节,最怕别人打扰;7月、8月,一个月至少有20多天要在山里巡护;年底天气最冷,马麝很容易被抓住,我们必须时刻注意……”文校掰着手指算了又算,一年到头,似乎没有一个月是清闲的。为了完成工作,他和队员们经常一走就是好几天。

  

  文校出事了。

  那天半夜,家里人找到他时,他和队员正在河边艰难地向前挪动。身上的衣服湿透了,上下牙齿直打架。看到哭成泪人的妻子群雅,文校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拿出来一本巡护日记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帮我拿好!”

  这是2016年8月的一天。

  按照计划,这天文校和队员要从岗当村出发,前往团结村。下午,两人坐着皮筏艇顺流而下,突然间,平静的河水变得湍急起来,文校还没来得及规整好东西,啪!一个浪花扑面而来,不仅打翻了皮筏艇,文校和队友连人带物一股脑儿栽进了河里。几经挣扎,两人终于爬到了河边。

  不好!

  没喘几口气,文校突然发现刚刚还在手边的那本巡护日记不见了踪影。

  在那!

  远远望去,漂浮在河面上的日记本若隐若现。顾不得身体不适,文校三步并作两步,快步向前赶去。眼看日记本漂向了河边,他瞅准时机,跳进河里把日记本捞了上来。

  一页、两页……浑身湿透的文校小心翼翼地将日记本打开,晾在河边的石头上,等到日记本晒干了,两人才继续向前赶路。

  “当时天都黑了,山坡上不时有石头滚落下来,我们边走边躲,狼狈极了。直到半夜12点,才跟寻找我们的家人碰面。要不是突然没了联系后家里人觉得我们出了事,可能……”

  即便如此,几天后,缓过来的文校还是收拾东西出门巡护了。握着丈夫的手,群雅心里头有千万句话想说,却只能默默地送文校走出了家门,因为她知道,在文校心里,这份工作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家人的支持,文校看在眼里,也写在了他的日记里,“今天的会议结束后,老婆和女儿给20多个工作人员做好了午饭,大家的午饭就在我家搞定了。在这里,跟老婆和女儿说声辛苦了!”

  

  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  从2000年被选为护林员,到2016年成为一名生态管护员;从不明白这份工作的意义,到组建曲麻莱县保护动植物专业护林队,在近20年的岁月中,文校和队员们把生态保护这件事融入了自己的血脉。

  “我不图任何回报,是为了生活充实。用行动来证明,保护环境和保护野生动物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!”在另一篇巡护日记中,文校这样写道。

  高原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。

  这天一大早,文校又要和队员们出发了。干粮、炉子、铁锅、被褥……后备箱里放得满满当当。当然,一定得带上帐篷和那面印有“曲麻莱县专业护林队”字样的红旗,它们在,队员们在路上就有个家。(咸文静)